恋爱烦恼

*获得对象的特别方式


岩泉一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及川彻正狼狈地躲人。

“……躲谁?”

“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黏我黏的很紧的那个女孩子。”及川简直要在对方密不透风的爱意中溺毙了。

发小不负责任地出起馊主意:“你要不干脆跟她好了吧。万事皆安。”

理所当然遭到及川的激烈反对:“不行!大家会伤心的!”

哪来的“大家”……岩泉在电话那头翻白眼。及川自行接上:“再说了,我对这种类型的女生不来电呀……”

“那你找个别的谁,有电的,变成非单身状态就解决问题了。”

“说的容易。”感慨过后及川不忘询问岩泉打电话的原因,最后与久未相见的发小定下了会面日期。


确实是说的容易。...

喉下七寸的危险气味(中三)

*SAT海x精英医生圭

*我觉得这章还是香的!

*前文指路:(上)(中)(中二)


横山不知所踪。

众人实在搞不明白他一个还插着管的半死不活的重症病人是如何从重重监视下消失的。事实上,病房门口就有警|察看守,一直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监视着病床上的横山——他一动不动的,也只能喘口气罢了——或许正是这一点使得看守心生疏忽。

但就算如此,病房在十层,已经“半死不活”的横山又是如何离开医院的呢?说没有帮手是无法使人信服的。那么要紧的即是:谁救走了他?三木组余党?三木组神隐已久的组长?还是什么别的组织?区区一个小组员,代组长保镖,他又到底掌握着什么消息使得对方大费周章也要救走他?

那一齐逮...

这两天突然被通知要参加一场考试,好几本资料,搞得我焦头烂额,所以更新暂且搁置,十分抱歉!11月开头应就该能继续发布文章了!

喉下七寸的危险气味(中二)

*SAT海x精英医生圭


大约是良心发现,西村终于不再讨论如何绑架海斗的同居人。兴趣贫乏的他又把话题转回了女人身上。

“那天我和厚生劳动省一起出任务,看见一个超厉害,超可爱的女秘书!叫下村吧?”他一下挺直了背,“短发,娇小玲珑但是胸很大,眼睛很性感……”注意到海斗不耐烦地朝另一边转了点,他忙打住,然后抛出了另一个猥琐的问题:“海斗这么在意的女朋友是什么类型的啊?我猜跟下村小姐的类型差不多……”脑补了一下豪乳的娇小女友紧贴着海斗满身肌肉,他觉得鼻子有点热。

“……”海斗不得不张开眼睛,打破他的妄想。

“个子跟我差不多,稍矮一点,干瘪,有点营养不良,黑眼圈很重……”说着说着他也跑偏了...

喉下七寸的危险气味(中)

*SAT海x精英医生圭


研修生从休息室的门缝里看见了正在睡觉的永井老师,不太舒服地睡在躺椅上,身上盖了件外套。他如实汇报了以上情况给前辈们。

有空闲的几位前辈嘻嘻嘻笑成一团,评价老师永远在补眠,各种见缝插针地补眠。研修生还没来得及发表评论他们就已经转到了另一个话题上。

“老师今天竟然亲自指导小田手术!!!好不甘心!”有人嗤笑,“等你做了老师的一助再不甘心吧!”跟不上节奏的研修生回到自己的小桌子上,打开笔电,更新了私人博客,起头是一张永井老师的蓝底证件照,下面或详或略地记载着老师做过的一些手术,有些附有诊断资料和手术方案,有些只有个人感想。记录完今日的手术后,他拉回页面最上方,盯着...

喉下七寸的危险气味(上)

 *SAT海x精英医生圭


匀速行驶的大巴忽然停了下来,永井圭从衣领里抬起下巴,睡眼惺忪地望向窗外。大巴停靠在路边的两联岗亭前,几名穿着黑色作战服持枪戴头盔的SAT正和司机交谈,司机打开行李箱任其检查,站在车边接受了摄像。

一车游客都好奇又紧张地看着他们,有人悄悄说笑:“司机被拷走就完蛋啦!”

很快有名SAT上了车检查证件。永井坐在倒数第三排,慢吞吞地摸了口袋掏出驾照和旅社合同等捏在手里。SAT拿着仪器随机抽选了几位游客扫描证件,走到一半的位置就折返下车。

看了眼手里的证件,将之重新塞进口袋,永井内心冒出丝丝不满,最后几排才是危险分子会待的地方好吗。他后排的男女...

对了,这就是圭穿的诘襟制服,形制大约如此。图片来源于草间荣《卖火柴的青年》

灵与狗·庭影森森(中)

*海x圭
*当地的两个怪人在此日相遇了

距平日起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少爷房内还是没有动静。 

犹豫了片刻的阿菊推开少爷的房门,往稍显昏暗的室内看了一眼,顿时惊恐地发出厉声尖叫——床铺凌乱,永井似乎尝试过爬出来似的趴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她飞扑到少爷身边,触手周身都是滚烫的,显然人已经烧得晕了过去。阿菊脑内一片空白喘不上气来,过去没少帮做医生的家主打下手,此刻却只有不断掉眼泪。扶起少爷想给他翻个身,少爷的头无力垂下时阿菊忽然瞥见他后颈衣领里一片青黑。 

顾不得许多,她解开少爷的衣服,被吓得发不出一点声音。少爷的后背,手臂,双腿,是整片整片可怖的淤青,那形状活像有个人形的东...

灵与狗·庭影森森(上)

*海x圭
*伪明治末,20C初

 

“少爷,你起来啦。”年近五十的佣人阿菊喀拉喀拉地推着雨户,转头看见永井家的长子披着羽织站在廊上。

“昨晚是一场大雨呢。”少爷仰头望着庭院里那株高大的枫树低声道。天色本来发青,枫树茂盛的枝叶笼成一片浓重的阴影,被它遮盖的那一角更显得昏暗。 

阿菊深有同感地点着头。雨户卡在凹槽里动弹不了,一推就发出刺耳的嘎吱声,她只好用力往上抬,膝盖顶住边缘往前推进。经年风雨,这座颇有历史的大宅有了不少小毛病。阿菊不禁遐想了一番她听闻的永井家的过去:江户年间,永井家还是煊赫一方的大家族,金银田地无数,仆从女侍成群,庭院宽广遍植珍奇异树,屋宇深深将一切富贵收拢其中...

刀剑静默之时

*武士牛x盗贼及
*伪战国时期

正午时分,挂着“白鸟”表札的院子里忽然一阵骚动。少顷,大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两排佩刀的武士肃着脸疾步而出,各分东西去了。路人们纷纷退让。

武士们已经不见影,一个戴着斗笠衣着颇讲究的男子出门来,压下笠檐,也往东边去了。紧随其后,走出了最后一人,身形高壮,眉间有着深深的阴影。这位气势逼人的武士,正是这“白鸟”众的首领,有惜才之名的牛岛若利,人称牛若。

昨夜地头[1]的庄园遭遇了盗贼,嚣张的贼人不仅盗走了大量财物还打伤了几位侍从,并且张狂宣告:不日再来拜访。同另几个归附地头的组织一样,牛若一早便接到了上面传来的消息:揪出那伙贼人!

牛若独自抱刀走上街头,锐利的目光...

1 2 3 4 5 6

© 二十一万三 | Powered by LOFTER